金融大鳄索罗斯的谢幕

Jack4个月前 (10-02)金融638

  爱好投资、哲学、运动,数次再婚,信奉弱肉强食,有着“金融秃鹫”之称的著名国际投资大师乔治.索罗斯拥有着华尔街投资大亨的典型标签。

  2015年1月举行的达沃斯经济论坛上,84岁的他宣布退休。

  “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宣布退休时,索罗斯如是公开他的赚钱秘笈。

  放大背景看,眼下的全球经济令人不安,美国经济逐渐进入颓势,欧元区面临通缩风险,部分新兴经济体及发展中国家受大宗产品及能源价格波动影响而增长放缓。在索罗斯最爱的动荡之时,他却选择了退隐江湖。

  传奇总有谢幕,如许多美国富豪一样,索罗斯也选择退休后从事慈善事业。不知他离开后,江湖是否仍将有他的传说。

  只有一小部分人喜欢索罗斯

  “盛世巴菲特,乱世索罗斯。”这是在金融界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它描述了沃伦.巴菲特和乔治.索罗斯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投资者,对市场的强大号召力和迥然不同的投资风格。在过去数十年金融市场的跌宕起伏中,二人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和渔利者。

  如果说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让其在金融盛世中长袖善舞,那么索罗斯则是在乱世中大发投机之财的“金融秃鹫”。

  1992年,索罗斯动用其量子基金100亿美元沽空英镑,而英国政府则动用近3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维持英镑汇率予以反击,结果英国政府惨败,被迫退出欧洲汇率体系。索罗斯不但获利近10亿美元,还在国际金融界名声大噪。此后,索罗斯旗下的量子基金屡屡故伎重演,大发“货币战争”之财。1997年,量子基金抛售泰铢,引发了东南亚金融危机。2012年,索罗斯成功预判日元的大规模贬值,做空日元让其进账超过10亿美元。

  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经济体而大发国难财,索罗斯的成功似乎总与危机相伴相生——美国《华尔街日报》评价索罗斯为 “全球金融界的坏孩子”,英国《经济学人》则称他是“打垮了英格兰银行的人”,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则直接怒斥他为 “亚洲金融危机的纵火犯”。

  而索罗斯却并不认为自己是发国难财,反而指出“国际金融制度存在着巨大的空隙可钻,看似固若金汤的国家金融防御体系其实不堪一击”,声称自己的投机只是为了赚钱,但也为相关国家揭示了金融体系中的漏洞。

  也难怪有评论称,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巴菲特,只有一小部分人喜欢索罗斯。

  事实上,在索罗斯客户的眼中,他可谓是一棵不折不扣的摇钱树。从1973年创立量子基金以来,在40余年的市场沉浮中,量子基金为其客户创造了大量的财富。美国LCH投资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从1973年创立以来截至2013年底,量子基金共实现了近400亿美元的盈利,年均回报率高达30%以上。

  索罗斯的森林法则

  索罗斯的投资方式与其他投资大师非常不同,他没有严格的原则或规律可循。索罗斯善于观察混乱状况,更像是一条蛰伏于岸边等待猎物出现的巨鳄一样,等待正确的时机,然后奋力一击。

  他的森林法则主要包含以下四个方面的内容:

  1.耐心等待时机出现

  投资者通常是按照股票的基本面或者既有盈利来决定投资,但对于索罗斯来说,这无疑是反应缓慢的过去式。他的做法是见微知著,通过现状的一些蛛丝马迹,去分析行将出现的未来转变;按预测来部署进攻策略,然后再静心等待捕杀的一刻。就像鳄鱼看见林子里的风吹草动,而预知将有猎物出现,因此在附近等待一样。

  2.专挑弱者攻击

  “炒作就像动物世界的森林法则,专门攻击弱者,这种做法往往能够百发百中。”索罗斯认为,任何制度不管如何完善都不是完美的,而随着时间与环境的改变将出现漏洞。当这些漏洞出现时,只要将最弱的一个角落攻陷,随着连锁反应,强者也很容易被打垮。

  3.进攻时必须果断,且全力以赴

  乔治.索罗斯是少数的风险管理大师,他所讲究的风险,不是如何循序渐进地一边保住既有利益一边赚取微利,而是如何用尽手上的每一个筹码,在大赚与大亏的极端中取得平衡。索罗斯认为进攻必须果断,不要“小心翼翼”地赚小钱,除非不出手,看准时机的话,必须要赚尽。索罗斯认为投资者所能犯的最大错误不是过于大胆,而是太过保守。

  4.事情不如意时,保命是第一考虑

  索罗斯擅长绝处逢生,懂得何时放弃。他认为,投资的关键是学会如何生存,必要时认输出场,留得青山在,有朝一日才能东山再起。没有谁能够永远不犯错,但不论经历过什么,都还有机会重回赌桌,这是对职业投资者的基本要求。

  我想自己的想法被人倾听

  一面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杀伐果断,搅乱众多经济体金融秩序,使大量投资者的财富化为乌有;另一面是手握巴顿和平奖,捐资70多亿美元的慈善家。毫无疑问,索罗斯是当今世界为数不多的投资大师之一,然而,他又似乎很难仅仅被定义为投资大师。

  许多人试图习得索氏投资秘笈,但却发现从其著作中学习收获甚小。索罗斯著作颇丰,但其作品却非理论性的投资技术指导,而是颇具哲学特质,单从书名就可见一斑:《金融炼金术》、《打开苏联》、《支援民主》、《索罗斯论全球化》、《美国的霸权泡沫:纠正对美国权力的滥用》、《易犯错的年代》、《这个时代的无知和傲慢》。

  曾有媒体采访索罗斯时问他在世界上最想拥有什么,他答道:“我想自己的想法被人倾听。”——在攫取了大量物质财富之后,索罗斯似乎更希望留下自己的精神财富。

  作为慈善家的索罗斯,其关注点也并非是弱势群体或赈灾济困,而是与其政治理念密切相连,增进许多国家的开放社会和金融新体系建设。早在1979年,索罗斯就成立了“开放社会研究所”基金会,宗旨是“致力于改善民主统治、人权经济状况、法律以及促进社会改革的独立运营机构”,如今其分支机构已遍布欧亚非以及美洲6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投资者眼中的索罗斯

  与巴菲特一样,索罗斯也是许多中国金融从业者热衷谈论的对象。然而,与巴菲特的广受追捧不同,索罗斯可以说在中国备受争议。

  对索罗斯的争议很大程度上缘于1997年他闪击香港以及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几度唱空A股市场和做空中国的传言。

  “在大学时目睹了索罗斯制造的亚洲金融危机,体会到了资本市场血腥的一面。也许站在他的位置上,他是对的。记忆犹新的他的一句话是:‘远离市场。’” 国家开发银行某工作人员如是说到。

  不过,在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袁钢明看来,索罗斯“是个了不起的人”,应当从经济学角度肯定索罗斯的成就,因为“他很早就发现了资本市场上的漏洞,他不去做别人也会做”。此外,他指出,早在金融危机之前,索罗斯就公开出来反对世界资本市场上强权国家占支配地位的格局,从而“为世界的安定、合作做出了贡献”。

  “索罗斯的投资秘诀就是善于发现市场的漏洞,发现市场的不稳定状态并从中获利。”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表示,自己也读过索罗斯的《金融炼金术》,虽然在许多人看来,索罗斯更多是一个“投机客”而非“投资家”,但投机也正是投资+机会。至于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理念之间,不存在孰优孰劣之分,关键是看投资人通过利用这种理念能创造多大价值。“投资界总有巴菲特,也总有索罗斯。乔治.索罗斯退休了,未来又会有新的索罗斯。”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芝加哥期货交易所

没有最新的文章了...